历史数据告诉你:美股大反弹大略率是“熊市陷

  历史数据告诉你:美股大反弹大略率是“熊市陷阱”

  美股近两日的表现一直刷新投资者的三观,大反弹好像吹起了多头反攻的号角,但这次反弹真的能制止熊市的蔓延吗?抑或这只是个“熊市陷阱”?历史数据表明,答案很可能是后者。

  熊市陷阱

  随着27日的收盘涨势,美股已持续两个交易日的上涨确切收复了局部失地,但纳指仍处于熊市,而道指跟标普500指数仍处于深度回调区域。三大股指遇到了噩梦般的12月,年度收益仍是负数,迄今为止,道指年度跌幅为6.4%,标普500指数今年跌6.9%,纳指则跌4.6%。

  据Refinitiv Data的数据,从1970年至今的约1.28万个交易日中,标普500指数单日涨幅最大的20个大反弹交易日(涨幅均大于等于5%,)中,仅有三次大涨之后是伴随着牛市行情的出现:一次是1987年大崩盘后的大反弹,涨幅9.1%;其余两次出现在2009年,涨幅辨别为6.4%和7.1% 。这三次反弹的相同点是标普500指数触底,而后牛市就开始了。

  其余17次涨幅超过5%的单日大反弹中,有8次是出当初2007~2009年的熊市中,有3次是浮现在2000年~2003年的熊市中。这表明,26日出现的美股超级反弹仍可能是个“熊市陷阱”。有市场资深人士忠告称,股市单日强劲的反弹之后通常更倾向于出现熊市,因为大量的抛售会导致超卖的技能指标出现,此时部分空头决定获利平仓往往会引起强烈反弹,而入场机遇不佳的空头看到大涨让自己的空仓损失扩大,往往会取舍快速止损,进一步引起市场反弹。而当市场买盘枯竭时,市场便会从新下跌。而且长期看跌的空头最喜好看到的就是熊市的反弹,因为这时就是另一个更好的做空机会。

  市场研究公司Renaissance Macro的负责人德格拉夫(Jeff deGraaf)表示:“标普500指数的2600点关口此前始终是个强劲的支撑点,空头们始终久攻不下,直到本月中旬,2600点终于失守,诚然美股26日出现强劲反弹,但股指仍跌至了战术性低位,而且极可能还没触底。投资者信心的下降也可能导致2019年股市进一步下跌。”

  美股真的很贵?

  另有市场分析人士以为,只管市场已经显示出反弹的能源,但这类“暴力反弹”通常并不能说明市场元气的恢复,由于最近的反弹发生在圣诞假日期间,交易流动性变低通常会让价格稳定变大,在这样的环境中大幅反弹,无奈令人信服熊市会终结。

  面对目前的反弹,部分投资者认为美股估值已经不像之前那样高,或者可能趁着反弹的机会买入。

  回溯3个月前美股一路高歌猛进之际,也就是今年的10月之前,投资者正不断买进美股,将美股一直推向新高,标普500指数甚至冲到了2940点的历史高位。当时美股企业的盈利报告普遍叫好,而且投资者信赖特朗普政府的减税措施会让企业盈利更加牢固地增添,股市一片欣欣向荣。股票投资者很少考虑市场会不会出现大幅稳固。

  而后,大跌就猝不迭防地来了。标普500指数成份公司的2019年盈利增长预期也从9月前的24%降落到现在的8.4%。因为利率回升,美国低失业率导致劳能源本钱回升,贸易摩擦推高了企业的关税成本,企业海外销售额下降,明年美股企业利润率将或者率低于市场预期,此外还将出现的是企业估值的下调。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席勒早前就表示:“美股真的很贵,周期性调解后的美股企业市盈率在2017年1月就已经达到了33倍的高位。当初大跌后的股票是显得更便宜了,但市盈率仍远高于长期平均水平。”

  而主导了这次市场大跌的科技股面正面临着一个无奈的事实,长期来看,科技企业的盈利增加将不可避免地放缓,可能赚取的超额利润将会逐步减少,直至攻破性新科技的涌现帮助他们冲破这个瓶颈。以Facebook为例,今年就因用户隐衷问题,用户呈现大范畴消散,企业估值被连续下调,股价也从218美元的高点跌至现在的134美元,跌幅高达38.5%。加上美国政府欲通过减税跟扩展财政支出的方式给经济带来的增长成果正在消失,如果美联储明年依然加息两次,企业利润兴许会变得更不如人意。

  责编:盛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受权,不得以任何方法加以利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查究侵权者的法律任务。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本文来自于第一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