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来了 蔚来还有“戏”吗?

  原标题:特斯拉来了 蔚来还有“戏”吗?

  蔚来能不能连续“撑下去”成了最近一大热门话题,在外有特斯拉国产化后的便宜化,内有国家新能源汽车补助持续坡退的两大因素之下,从新审视蔚来以及全体新能源汽车行业是咱们最近所重点关注的。

  蔚来毕竟“艰难”到什么程度?

  截至2019年末,蔚来共交付新能源汽车31913部,其中2019年为20565部,尤其在ES6量产之后,已经成为下半年蔚来的“主力产品”,2019全年,ES6共交付11433部(其余9132部为ES8)。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数据呢?

  在蔚来招股书中暴露,截至2018年7月,未交付的ES8存量共有17000部(其中12000部为5000元的可取消“小订”,其余为45000元订金的“大订”)。

  依据蔚来多季度财报,2018年8-12月,ES8实际交付共10867部,加之2019全年的9132部,自2018年8月-2019年末,ES8实际支付20000部。

  斟酌到蔚来在2019年初强化了产能,交付定金后的等待期随之缩短,联合以上两组数据(截至2018年7月末的未交付数和总交付数),我们有理由做以下推论:

  ES8订单中5000元的可撤消订单存在较为严峻的“跑单”举动,获客难度加大。

  对于行业,蔚来又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工信部数据,2019全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共计120万部,蔚来占比仅为1.7%。

  在现阶段尤其是在补贴政策下,新能源汽车的最大获利者仍然是采取廉价策略的的比亚迪(002594,股吧)、北汽、吉利等海内老牌汽车厂商,蔚来这般主打高休会,但价格又相对“不亲民”的新品牌并非是最大受益者。

Bloomberg整理自中国汽车协会

  李斌为首的蔚来运营团队,在产品的研发中又采用了较为激进的态度,在多方媒体的报导中,团队对产品闭会以及性能执拗到了不计本钱的水平,这不仅导致在蔚来在现阶段的行业中颇有点超群绝伦的味道,更为重要的是,迁延了研发周期,抬高研发成本,加剧了经营难度。

  截至2019年Q3,蔚来现金及等价物共计9.8亿元,多个季度以来,其研发成本均在10亿元以上,我们暂不考虑蔚来是否可能扭转亏损的问题,仅现有的资金储备就难以对研发持续“供血”,这是相当危险的。

  2019年,蔚来对扭亏也是下了一番功夫,在Q3汽车销售的毛利亏损率缩小到6.8%,这也说明较之ES8的冲动型研发,ES6在价格跟成本之间的平衡把持的略好,但我们也留心到,若加上服务性收入,蔚来整体毛利率由2018年Q3的7.9%放大到2019年Q3的12.1%,为促进销售,ES6对服务性产品实行了半卖半送的策略,又延宕了盈利性。

  在此,我们先简略演绎下蔚来当下的主要问题:

  其一,产能迟迟不能充分开释,与江淮汽车(600418,股吧)联办工厂的产能可实现15万部/年,以现在的年销量,产能充足率不足20%,这导致蔚来在供应链以及大范畴量产的边际成本等商业因素中均处于明显劣势,在行业仍处于“价格敏感型”这一行业条件下,蔚来产品在终端市场竞争力将大打折扣,也重大影响企业的盈利表;

  其二,蔚来在从前在研发的上的激进,使其财务状况面临严格的现金紧缺问题,在新一代扛鼎产品尚未交付之前,蔚来的“钱紧”状态很难得到根本性的改变。

  新能源汽车的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蔚来在哪头

  用一半海水一半火焰形容新能源汽车行业是再合适不过了,一方面该行业存在着极为广阔的市场空间,在工信部公布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打算(2021-2035年)》中,清楚表示在2025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占比要达到25%以上,2019年,乘用车销售共2144万部,新能源的120万部占比不足6%,若汽车行业年销售额大盘在2025年坚持在2000万部左右,25%的占比象征着新能源汽车年销售额在5年后要到达500部左右,是当初的4倍。

  虽然在2019下半年行业表示了必定的“消退”迹象,但从中长期,行业仍然有较强劲的成长空间,很大方面来自于政策的带动作用,2020年新年到来之际,工信部部长苗圩公开表述“

  2020年7月1日新能源汽车补贴不再进一步退坡”,就在一年前工信部还在强调“补贴退下去 恳求提上来”,并提出分段释放调整压力的总路线,即2019年补贴标准在2018年基础上平均退坡50%,至2020年底前退坡到位。

2019年7月补贴新政后,销量迅速下滑
  在2019下半年补贴坡退50%之后,行业迅速显现需求不足,全年销售较上年下降4%,当初工信部对补贴立场的调剂,吐露出政府层面对新能源汽车仍旧寄托了厚望,在节能减排、整治沾染等背景下,新能源汽车对国度环保以及能源保险等层面都有着较为踊跃的作用。

  在美妙的前景之下,行业亦存在着较为严厉的问题。

  如前文所言,迄今为止新能源汽车业仍处于“价格敏感型”阶段,在2019年补贴坡退50%之后,销量多少乎成断崖式下跌,足可见价格在用户心目中的权重。

  这其中影响最大的当属前期收获低价红利的比亚迪等厂商,根据比亚迪官方信息,2019年12月中电动车销量仅有7939台,较之上年同期的21005台,下跌大半,比亚迪在此之前始终是补贴的最大收益企业,2016年共获补贴超过26亿元,占当年全行业补贴126亿元补贴的2成。

  当补贴退潮,其在终端市场的竞争力自然受到削减,即便是2020年停止坡退也很难回到2018年之前的美好时光,这是此前国内老牌汽车厂商将要普遍面临的问题。

  在行业高天花板,以及老牌企业遭遇严重的下行压力的背景下,新能源汽车势必是要进行新一轮洗牌的。

  那么谁又能在新一轮的洗牌中获益呢?

  在剖析此问题之前,我们先来判断行业的天花板问题。

  在统计局最新的数据中,我国私家车保有量已经冲破2亿部,均匀每两个家庭已领有一部汽车,这是否会使得接下来的汽车销售速度有所放缓呢?

  我们认为,虽然2019年在宏观经济、贸易战以及补贴等因素制约下,汽车行业进入负增长周期(较上年销量下跌9.6%),但若长期看,在人均GDP过万亿美金大关之后,国内汽车破费整体上大略率仍将保持较为旺盛的需求。

  以美国为参照,固然人均汽车保有量凑近0.8量(我国为0.15),但2019全年汽车销售量仍旧过1700万部,诚然我国部分大型城市通过机动车采取了摇号、拍卖车牌等手段来限度城市汽车膨胀速度,但在中小型城市及广袤的城市市场,汽车依然具备极大的增添空间。

  那么新能源汽车行业情况呢?

  继续以美国市场为例,2019全年新能源汽车总销量在30万台左右,是我国同期的四分之一,新能源汽车占比不足2%,这其中造作有地广人稀的国情以及驾驶习惯等诸多因素,剔除此因素,参考美国数据,咱们大抵推断:

  若无补贴因素搅扰,我国新能源汽车的实际市场须要将会在60万台左右,也即,政策性的补贴拉升了一半的销量。

  工信部部长最近的表态意在稳固补贴对市场的信心,此外若对比以上数据,单纯靠补贴实现以上25%的新能源销售占比也是颇有难度的,不打消对新能源汽车采取更多的行政鼓励(如不制约上牌,无单双号限度,进步燃油车的上牌门槛等),将燃油车需求转移至新能源部分。

  行业持续洗牌,补贴的门槛也在始终抬升,老牌拼补贴的企业要么退出,要么补上研发短板,走向市场导向阶段,在2019年Q3大型车企研发投入力度明显放大,有的在前三季度投入同比濒临翻倍,最明显的是广汽集团(601238,股吧)和北汽蓝谷(600733,股吧),研发费用辨别为11.25亿元、2.94亿元,同比去年几乎翻一番。

  在此背景下,蔚来有多大空间呢?

  在国产化之后,特斯拉model3享受了购置税的减免,并加入了新能源补贴名单,使得Model 3尺度续航升级版价格降至29.9050万元,已经低于蔚来ES6的35.8万元的起步价。

特斯拉在中国月注册用户变革情形

  也即,特斯拉在“降维”打击蔚来。

  但切实事件又非如此简单,在价格上蔚来的空间确实在被敏捷压缩,但model3其主打的仍然是“经济型的特斯拉”,颇有点宝马3系之于宝马,如国产Model 3长宽高分辨为4694×1850×1443mm,轴距为2875mm,蔚来的ES6为4880mm×1965×1758,轴距为2900mm,双方价值相差6万元左右,但参数略有差别,model3国产化之后对蔚来现今主打的ES6确切有着极为显明的影响。

  除此之外,在20万前后的如小鹏G3520补贴后的19.68万元,在长宽高分别为4450×1820×1678,威马EX6Plus首发首创人版24万元的定价,都将会是巨大的打击。

  结合前文的分析,在补贴削减(即使2020年停止补贴坡退,但已难以回到补贴高峰)之下,10万元前后的汽车一方面要面临在性价比上与燃油车的竞争,而另一方面补贴越发侧重于高品格电动车,如2019年纯电动乘用车能源电池系统的品德能量密度已不低于125Wh/kg,这也将会抬升行业汽车的定价门槛,使得这一区间产能逐渐向15-20万元转移。

  而在距离特斯拉model3高下5-10万区间内的厂商,此前在性能和定价之间均衡掌握的尚好,但model3的低价和品牌优势将使其告别这一舒畅地带。

  小鹏、威马以及蔚来的ES6受此影响将极为显著。

  对于蔚来,ES8在对冲model3中尚有一定上风,在诸如座位数,最大输出功率等方面均有明显的“差异化竞争”空间,但我们也看到,在前一阶段的经营中,ES8的权重迅速被稀释,甚至浮现严峻的“跑单”问题,与model3的竞争缺乏主力产品,这是蔚来最为重大的问题。

  接下来蔚来的所推出的主力产品将会是电动轿跑SUV的EC6,虽然价钱未定,但此前已经颇有争议,如轿跑是否合乎当下的市场需要等等,但如果站在对抗model3的角度看,EC6实际上售价要高于ES6,机能要远超model3,如斯才是正确手腕。

  当然,这也要面临:其一,40万左右中高端燃油车的冲击;其二,EC6定位于中高端新能源汽车,其主要市场将主要在实行燃油车限购的一二线局部城市,市场范围将略窄。

  未来在接下来的运营中,亦将面临以下问题:1.现金流的控制,此前传言广汽投资入股,但后者否认并表现最多投资1.5亿美金,这象征着短期内蔚来要进行省吃俭用,操纵成本,牢固现金流;2.在ES6面临model3的冲击后,EC6是否能早日量产,迎来新增加。

  对蔚来,前途将极为波折跟复杂,但并非毫无转圜空间,只有企业调解思路,精准定位,存在差异化竞争优势,在行业大繁荣仍旧为中期主基调的前提下,提高市场占比仍然有较大的可能性。